小橙桔软件

犹豫了片刻,蔡文谦想到了顾云冬今日威胁自己的话,想到他们蔡家落得今日的地步全部都是邵府和淮阴侯府搞出来的。

他心里的怒火几乎灼伤了他,看着黑衣人的背影,他深吸了一口气,猛地跟着跃出了窗户。

院子不大,但是因为发生了刚才的事情,蔡文谦发火,下人都极有颜色的跑到厨房那边去避开了,再加上蔡妻也带了贴身的几人去收拾行李,准备两天后搬家的事情,所以这明明不大的院子,蔡文谦走过去却一个人都没遇到。

黑衣人直接打开了邵慧住的房间,蔡文谦怔了怔,有些不解,但还是跟了过去。

邵慧的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,她现在就是个活死人,身边虽然给安排了下人伺候。但蔡家如今没落,下人也没什么月钱了,还要每日挤在小小的耳房里面,每日都过得痛苦不堪。

可惜的是主家手里捏着他们的卖身契,让他们不能不继续窝在小院子里。但想让他们尽心尽力伺候是不可能的了,尤其是邵慧这种连告状都做不到的人。

厢房里面不怎么通气,一进来就一股子怪味。

黑衣人皱了皱眉,有些嫌弃的捂住鼻子。

转头看到蔡文谦也是如此,眉头打结比他还厉害,心里又嗤笑了一声。

蔡文谦也意识到自己在外人的面前形象不太好,主要是他搬到这边来后,几乎就没来过邵慧的院子,所以还真不知道屋子里的气味这么难闻。

等他好不容易适应了,他才蹙眉问道,“带我来这里做什么?”

黑衣人却掏出一块帕子,走到旁边的脸盆架子上,将帕子沾湿了水。

简单清新小美女冬季干净私房写真

然后递给了蔡文谦,后者狐疑的接过。

“做什么?”

黑衣人示意了一下邵慧,“捂住她的口鼻。”

蔡文谦倒抽了一口凉气,不敢置信的倒退了两步,“,说什么??”

“捂住她的口鼻。”

蔡文谦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床上的邵慧,“疯了?,想让我杀了我娘?”

“蔡公子何必如此震惊,以为娘这个样子她就开心了?活死人,比死人还要痛苦。这是帮她解除痛苦知道吗?这才是孝顺儿子该做的。再说了,娘如今吃药针灸花费不少吧?没了这笔支出,们手头上也能宽裕许多。”

蔡文谦听到前面的时候还没什么反应,等黑衣人说到后面那句话时,他的眸光微微一闪,拿着湿帕子的手都颤抖了一下。

黑衣人继续道,“们接下来还要自己租房子,母亲这样的肯定也要单独一个房间,说又是何必呢?这根本就是没必要的消费。是在帮母亲解脱,也是给自己解脱,两全其美,岂不美哉?”

蔡文谦的手又动了一下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抬起头,红着眼睛问他,“真的能帮我包袱邵家和淮阴侯府?”

“能。”

蔡文谦闭了闭眼,好一会儿,才沙哑着声音开口,“好。”

他倏地握紧右手,一步一步的走到床沿。

看着已经瘦的不成样子的母亲,蔡文谦低声喃喃,“娘,我也是为了好。”